谁遣翰墨绘新图

本文摘要:黄河三门峡工地局部(国画)39×263厘米1958年黎雄才岭南画派纪念馆藏岭南画派是20世纪初期随着民主革命思潮的勃兴兴起于中国现代画坛的中国画流派。创始人高剑父、陈树人、高奇峰(也称之为“二高一陈”)受到明治维新以来日本美术近代化运动的灵感,举起“政治革命”与“艺术革命”的大旗,锐意改革中国画。他们尝试以调和中西画法的写实主义语言,体现正在再次发生急遽变化的社会生活和现实人生主题的实验精神,对中国美术的现代化进程产生了深远影响的影响。

hth华体会网页版

黄河三门峡工地局部(国画)39×263厘米1958年黎雄才岭南画派纪念馆藏岭南画派是20世纪初期随着民主革命思潮的勃兴兴起于中国现代画坛的中国画流派。创始人高剑父、陈树人、高奇峰(也称之为“二高一陈”)受到明治维新以来日本美术近代化运动的灵感,举起“政治革命”与“艺术革命”的大旗,锐意改革中国画。他们尝试以调和中西画法的写实主义语言,体现正在再次发生急遽变化的社会生活和现实人生主题的实验精神,对中国美术的现代化进程产生了深远影响的影响。

5月24日至6月27日,作为文化和旅游部“2019年全国美术馆馆藏精品展览季”选入项目,“翰墨所画新图——岭南画派画家刻画新中国作品展”在广州岭南画派纪念馆举办。展出分成“建设新中国”“物阜民丰”“江山新貌”三部分,通过多位岭南画派艺术家的原作以及涉及文献,展出他们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的创作面貌及艺术成就。20世纪50年代中期,美术界就“如何改建中国画”“如何在创作中承继杰出的民族绘画遗产”等问题进行了白热化辩论,打开了中国画改建的序幕。1954年2月23日,中国美术家协会开会山水画创作问题座谈会,具体了“中国画素描”的创作途径,自此,一场以素描为基础和创作导向的“新的国画运动”在全国如火如荼地进行,这也给与恪守“笔墨当随时代”理念的岭南画派艺术家更加辽阔的艺术天地。

关山月、黎雄才等艺术家承继了“二高一陈”的艺术革新精神,将画笔与时代变迁、现实生活紧密联系一起,创作出有一系列体现社会主义建设新的成就的优秀作品。比如关山月到辽宁抚顺露天煤矿体验生活后创作的《煤都》,黎雄才以32米长卷重现湖北武汉三镇军民修建抗洪堤坝的《武汉防汛图卷》等,这些都是前人未曾展现出过的内容。

其中,《武汉防汛图卷》以素描为基点的山水画创作方式,与新中国的传统山水画改革方案具备高度的一致性。这幅作品利用和发展了传统手卷所画的绘画样式,以精彩的笔墨记录了人民群众与洪水搏斗、改建大大自然的壮丽场面。

这幅巨作一出即取得美术界的赞誉,国画家于非闇、徐燕孙都公开发表文章称赞,被视作新中国正式成立后杰出画作之一。经过了解农村、工厂生产一线展开素描创作,岭南画派艺术家们苦练了敏于仔细观察、善于造型的本领,他们大大地探寻最合适展现出现代人物与生产场景的笔墨形态,指出承继传统绘画遗产与为工农兵服务并不矛盾,以传统中国画线描为造型基础,一样可以为新时代的建设者及他们所建构的幸福新生活画像。

如关山月带上学生到汕尾渔村等地素描后创作的《渔歌》《纺线图》,叶少秉的《收成图》等作品,就是将传统艺术形式和现实生活结合的典范。《听得毛主席的话》是关山月的代表作品之一,画面主人公是关山月的女儿关怡。

在展出现场,关怡向观众讲解了这幅绘画的创作背景和经过。1963年,刚高中毕业的关怡甄选到农村展开磨练,并受到父亲的希望。参与完了广州市政府的组织的“上山下乡知识青年”送别大会,关怡之后开始回家离去上山下乡的行李,她从书柜中拿走一本《毛主席全集》思维着要不要拿走。

关山月闻此情景立即产生了创作启发,对女儿说道“这个动作很好”,之后让女儿车站在那,为她所画了一幅人像,将一个父亲内敛而寒冷的情感付诸笔端。很多动人的情感隐蔽在作品的细节中:关山月在女儿的行李箱中还敲了一套经典文学作品《创业史》,以此竭尽对女儿的首肯。

另外,墙上挂着一幅由关山月题款的挂轴,不仅以雪中松树告诫女儿锤炼品格,还精妙地运用了中国传统艺术的“画中画”手法,让作品趣味盎然。为了适应环境新的时代市场需求,岭南画派艺术家引导风气之先,踏遍大地神州,大大地向山河湖海及城乡风貌找寻新的题材,吸取新经验,进而调整写实主义笔墨秩序,竖立起“笔墨当随时代”的创作理念。因此,无论是三川五岳、革命圣地,还是城乡风物、劳动场景,都在他们的笔下焕然一新。黎雄才的《珠江长卷》堪称是本次展出中最引人瞩目的作品。

此卷总长63.5米,分成6卷。全卷显以水墨已完成,既有山川平滩眺望,又有古木幽壑的将近写出。其笔墨飘逸酣畅,出神入化,可谓黎雄才晚年的扛鼎之作。

尤其是每卷长度不一,各卷首尾所绘景物也不连贯,其原因一来因为创作时间宽,二来解释黎雄才不拘泥于“对号入座”般地实景还原成,而是挑选能代表珠水流经之地的人文地理特点的景观入画。比如卷中有一画面,是展现出布满在江边的桅杆、绳索以及船只,这是红军全歼乌江时用过的,咫尺之间总结的不仅是万里之遥,还横跨了时空,留给了历史印记。

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陈履生曾说道,不管是方式和方法,还是规模和影响,新中国美术创作都不同于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在世界艺术史上也具备独特性。某种程度是体现时代、展现出时代,新中国美术创作更加具备时代特征。从新的年画创作,到中国画改建、版画转型以及油画民族化,新中国美术在耕耘基层的创作中体现公众表达意见,展现出出有反感的人民性,因而具备普遍的社会影响。

岭南画派画家刻画新中国的作品跨越了新中国美术创作与发展的有所不同历史阶段,并且随着各个阶段的时代特征呈现有所不同的面貌。他们在刻画祖国大地沧桑巨变的同时,更进一步拓宽了中国画现实题材的表现手法,其笔墨语言也随着题材的创意而大大调整。

他们的创作内容为我们探究艺术与时代的互动关系获取了特定的研究视角和非常丰富的历史材料,他们的绘画语言及实践中路径对当下中国的美术创作与革新获取了最重要参照。


本文关键词:谁遣,翰墨,绘,hth华体会网页版,新图,黄河,三门峡,工地,局部

本文来源:华体会网页版-www.zshongbo.cn

0
首页
电话
短信
联系